我真的太不爱工作了

我真的太不爱工作了 ————一个年轻人的心声。

“我真的太不爱工作了”刚入职新单位的小余面对手机屏幕和远在600公里外的高中同学这样说道,此刻已经是22:39。
刚刚做完会议记录的小余,在空旷的小镇街道逛了逛,买了两块面包作为夜宵。回到单位宿舍,用手锤了锤坐僵硬的腰,打开微信和远方的高中同学开启了吐槽模式。
每天的这个时候是他最放松的时刻,因为小镇里难的有同龄人可以这样很有默契的互相吐槽,而多年的同学成为他唯一可以将一身重担暂时卸下,互诉苦恼的最好对象。
边聊边翻阅着生活微信,工作前就有已经工作的学长告诉小余最好把工作和生活分两个微信,这样避免生活和工作上的信息发生冲突,也避免了很多不必要的尴尬。
小余照做了,他想着这样也好,下班就把工作微信退出后台,免得生活再被工作打扰。

13276——这是一个小镇青年工作一天的微信步数。
小余诧异,今天不过是开了几个会,怎么会走这么多步,回想一天工作,好像很忙,但是又不知道忙的是什么,这基本成了小余的工作常态,忙的如同陀螺,却不知道在忙什么。
财务管理专业毕业的小余,毕业了本想着从事财务或是对外贸易工作,但是毕业看到不少同学直接去了保险公司、电商公司开启996的工作模式,或是选择考研,苦战一年两年上岸。小余听从父母的劝告,选择回乡工作,小余考上了家乡的选调生,本以为可以过上朝九晚五的生活,过两年服务期再考个遴选,安安稳稳过完此生。
但是现实却让小余不断纠结,想逃离却又不敢逃离,只能这样了吗?

“叮咚”一声提醒让小余打了个激灵。
忘了把工作微信退出来,原来是工作群里,领导又发了条消息,明天上午开扶贫的推进会,各办公室做好会议准备。小余挂掉和同学的微信电话,打开手机通讯录,50多个村,明天的会议由他来负责通知,他知道又是一道挑战在他面前。

他看了看时间————22:52,按下了第一个号码:
“您好,请问是**村的#书记吗,我是办公室的小余,不好意思,这么晚打扰到您了,领导让通知明天开会。嗯,时间是.....”
挂掉最后一个电话,小余把几个没有打通电话的村支书记录下来,工作群里面再发一遍通知提醒,明天早上起来还没有回复,再通知一遍。

手机屏幕显示已经23:48了,小余还是给高中同学小韩拨去了微信电话。
不出意外,小韩还在加班,小韩在一家软件公司工作,每天23:00之后下班是工作常态,小韩在收拾东西,准备赶最后一班地铁回公寓。接近007的生活,小韩却没有小余这么多抱怨,小余一直很疑惑,问小韩,小韩却说没时间抱怨,每天工作都很忙很充实。

小韩告诉小余,这周单休,他要和朋友去看新电影,问小余:
周末干什么?
小余想了想,周六他值班,周日还是回家躺一天吧,尝尝妈妈做的菜。他也想像大学一样,一到周末就和朋友出去玩一天。工作以来,唯一一次出远门还是单位团建,和单位的老同志们一起。小余也想周末娱乐放松一下,可是小城里没有太多满足年轻人娱乐的项目,周末偶尔能在街上看到的年轻人多是附近高中放假的学生。在周边大城市工作的同学也几次喊小余过来聚一聚,工作带来的压力却让小余没有更多进大城市和同学相聚的想法。

也不是不想恋爱。
刚毕业4个月的小余,今年刚满23岁,考上家乡的编制之后,陆续有单位的老阿姨和邻居说要介绍某个单位的女孩给他认识,都被小余以目前还不想找为由拒绝了,他总想,还年轻不着急,倒不如相信缘分。
单位的同事还嘲笑他是单位唯一一个没有成家的,现在体会不到,等到了年纪就会急着去相亲了,缘分什么的都是假的。小余尴尬的笑道:可能到了一定年纪就不相信缘分了吧。

小余把闹钟调到了7:20,明天的会议8点召开,办公室的他还要负责处理会务,得比平时早点起来。

7:20闹钟准时响起。
匆匆洗漱完毕,穿上衣服把会场的桌椅摆放整齐,调试好音响设备,摆放好桌牌。下到一楼办公室,刚刚烧的水已经开了,倒进保温壶,和签到册一起拿到会议室,已经有参会的人员陆陆续续来了。小余打开手机:7:53,又一阵小跑到食堂,只剩下几个馒头了,师傅笑着说他下次早点来。没办法,做完会议记录再去外面买点吃的,小余回到办公室把会议记录本拿去会议室准备做会议记录。今天的会开了整整三个小时,散会时,已经有的村干部小声骂骂咧咧。小余尴尬的和起身准备走的郭书记打了一下招呼,那是他所驻的村的村干部,小余走上前去,询问了几句村里最近的情况,简单收拾了一下会场,回到办公室打开电脑。

13条未读消息。
这是今天的收文,小余叹了一口气,一个个打开,登陆自己的工作微信,一个个分发给负责的领导和责任单位。忙到一半,X书记给他打来一个电话,说下午有个考察团要来,让他准备一下接待的事情,晚上可能要在食堂用餐。小余礼貌的回复,匆匆在本子上做了重点的记录,拨通食堂的电话,对用餐的标准和时间做了安排。同事小张走进来,问道怎么还不下班,小余看了一下屏幕右下角的时间————11:46。已经到了午餐时间,小余本想把剩下还没有收的文收了,但是肚子咕咕的叫起来了,想到早上还没有吃饭,还是先吃饭吧。和小张一起去了食堂,匆匆扒拉了几口饭,今天的菜味道让小余想起了初中时候食堂的饭菜,还是硬着头皮吃了几口,要么太咸,要么太淡,算了喝点汤吧。洗完碗,小余看了看手机的微信,还好没有新消息,先回宿舍休息一下,回到宿舍,给朋友发了一条消息,等了几分钟,没有回复,可能也在午休吧,放下手机,还是得躺一会————12:08。

“滴滴滴滴————”小余还没睡着,赶紧接起电话。
领导打来电话,说下午要去外地,让赶紧打一份文件要带走,小余赶紧起床拿起钥匙,小跑到办公室,把领导发来的文档,修改了一下格式,看了看语句通顺不通顺,打出来盖章。
一套下来,工作三个月以来,小余已经很熟练了,突然想起第一次发文,手足无措的样子被老同事还批评了一顿。小余走出办公室,还没看到领导来,掏出手机拨出领导的号码————“你拨打的号码暂时无人接听....”
小余叹了一口气,一股无奈感涌上心头,算了还是把上午没收完的文收一下,也在这里等一下领导吧。

花了一点时间,小余还看了一下工作群上午的工作动态,领导终于来了。
拿走文件,小余抬手看了一下时间,已经13:20,纠结了一下还是准备回宿舍咪一会,关上办公室的门,往宿舍走。领导突然追上来,说文件有句话改一下,小余露出无奈的表情,但还是乖乖回到办公室把文件改了重新打一份,领导略带抱歉的和小余说道耽误他休息了,匆匆走了。
回到宿舍躺下,睡意全无,朋友刚回了消息,说刚刚在午休,现在已经开始上班了。
小余没有回复消息,躺在床上,睡不着,但想到下午还要准备接待,还是强迫自己眯一会。

到了设定的时间,闹钟准时响起。
回到办公室,烧好水,提到接待室等考察团的到来。
电话突然响起,有人来盖章,小跑到办公室,看了一下要盖章的文件,小余从没见过这种文件,正纠结着不知道盖还是不盖,盖章的人突然提高音量:“我和你Q主任老战友了,我跟他打了招呼的,你尽管盖就是了,出不了事!”给Q主任打了个电话,得到确认答复,小余给盖了章子。
盖完章子,文件交到盖章人的手上,电话就响了,书记说考察团的人已经到了,赶快去接待室接待一下,小余又一阵小跑到接待室,给考察团的人都倒上了水,来接待的几个领导也陆续接到通知赶了过来,小余看人来的差不多了,带上门回到办公室。

坐在电脑前,没愣神几分钟,电话响起了,W主任打来的。
W主任说要紧急采购一批办公用品,记下要求和数量后,请示分管领导的到同意后,小余和会计商量着定好采购的路线和地点,约了一个车赶往采购点。
置办齐了办公用品,已经是16:49,拿到一堆报销单据的小余来不及多看,先放进抽屉文件夹。
接到Z书记的电话,说晚上要开展全体党员干部的集中学习活动,让赶紧下通知。放下电话,在工作群里发了通知。

17:26 食堂陆续有老同事已经开始吃饭了,小余匆匆收完几个文件,赶到食堂后厨,今天考察团在食堂就餐,需要他帮忙。
17:30 考察团准时来食堂就餐,小余开始忙着将厨师做好的菜一道道端到桌上。充当服务员的身份是基层工作者必备的修养,这句话是小余和大学同学开玩笑时候说的,毕业后,小余考上了编制,在同学中还算有比较好的出路,同学打听小余每天的工作时,常常嘲笑道他就是单位的保姆,领导的服务员,时间长了,小余也经常在大学同学群里自嘲道。

17:58 电话响起,是Z书记打来的,原来是晚上开会的投影仪不能正常显示了,小余小跑着来到会议室,看到Z书记和小张在捣鼓投影仪,小余上前设置了一番。投影仪终于正常显示了,小张笑着说道,这个投影仪还是离不开你啊。
18:47 考察团的席散了,小余也闲下来了,终于有时间吃晚饭了,匆匆吃了两口工作餐。
走出食堂,看到会议室的灯还没关,看了看手机————19:20,应该是会开没开完,小余拿上集中学习的笔记本,走进会议室,Z书记还在讲话,周围的同事都玩手机或是趴着走神。打开工作群,把今天学习的内容抄在笔记本上。
19:46 终于散会了,人群陆续散去,小余关掉会议室的设备和灯,走下楼来。走出办公楼回头看,还有办公室的灯还亮着,还在加班吧。小余心想着,边往宿舍走,一天的忙碌终于结束了,小余打开生活微信,和高中同学用微信电话聊着天:“今天比昨天下班早,嘿嘿。”
“明天不想上班。”

“我也是,哈哈哈哈哈哈”

“你知道我现在最想听到的话是什么吗?”

“啊,什么?”

“明天放假。”

【本文纯属虚构】

添加新评论

已有 3 条评论

这是大多数人的心声吧

最后绝了:纯属虚构。

年轻人的每一天都是不想上班的呢。